暮雨晨风

风里还是雨里,都想去看你。

希望大家不要转载

借梗需要先征得我的同意,并在写文时艾特我

吹爆全世界最可爱的@墨守遇白
封面来自无敌好看的@若初 微博@遵守交规的暮雨晨风
主产男你。 爱你们。

【叶/喻/乐】亦师亦男友

※是我想写很久了的师生操作

※老师他x学生你

※乐乐(迟到了十五分钟的)生贺以及文州(迟到了十五天的)生贺(ntm

※越写越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越写越往开车边缘游走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语数外三科老师请签收,如果你们喜欢我之后再写物化生政史地等等~

捞一下我的目录







【叶修】——数学老师


“怎么样?卷子难吗?”

结束随堂小测后,你作为课代表帮他理卷子,他倚在讲桌边,向你问道。

你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听到的同学们七嘴八舌先说开了。


“叶老师,这还用问吗,那不是一般的难啊。”几个平时学习不错的男孩子纷纷苦着脸抱怨。

“这有什么难的?”叶修认真的作诧异状,“里面的所有题型我都讲过,要给我这份卷子半个小时就能答完。”

他这话一出,周围更是炸开了锅。

“您出的卷子,您当然会了。”

“得了吧。”叶修抖了抖手里的一本练习册,做起标志性动作来,“这本练习册全是空白,哥抄起来扫两眼就能给你们上课。靠的是什么?实力啊。”

“老师请不要用您的水平衡量我们好吗?”

“好了好了知道您厉害了,下一个。”

课外时间的叶修又开始没正形地和大家插科打诨,一旦上了讲台教学水平又毋庸置疑。这样的叶修你怎么看都看不够,手上理着卷子,心思却早飘到了他身上。


“停停停,我问人家小姑娘呢,你们打什么岔。”

他也恰好正将话题带回你身上。

“我觉得有点难。”你十分耿直的回答道。

“是吗?那行,下次出简单点。”

他很随意的接话,然后把外套搭在胳膊上,接过你手中的卷子,朝你笑了一笑就要出门。


许是背后“差别对待”的呼声太过强烈,走到门边的叶修再次回过头来。

“有意见啊?先考个满分再说吧。”




【喻文州】——语文老师


你拿着本练习册,推开语文办公室的门。

屋里很安静,喻文州的位置靠里,你走近后才发现他正趴在桌上补眠。

他侧着头枕在胳膊上,呼吸均匀而悠长。课本和红笔整齐的放在一边,你猜想着他大概是在备课时突生倦意。

阳光透过窗棂洒在他的白衬衫上,将他的眉眼勾勒得温润美好,你看他的睡颜看得直发愣,环顾一周确保没人后,大胆的在他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这还是你第一次在学校做这样出格的举动,碰上后你赶紧直起身,红着脸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着的他,抬手抹了抹嘴唇,心满意足的打算回班。


可刚走出没两步,手腕就被人握住。

“才亲一下,就走吗?”

那人带着笑意凝视你,你注视着他的眼睛,才发现他分明无比清醒。

“!!你、你……你醒了啊!”

“嗯,本来就没有睡,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喻文州弯了弯唇角,“看你轻手轻脚的我就索性没睁眼,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

你彻底羞红了脸,一时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


“既然学费都交了。”喻文州见你害羞,也没再调侃,“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你见他切换到了为人师表的模式,松了口气,翻到折角的页码上,指着做了标记的题:“这道阅读我有些疑问……”


你总觉得喻文州像是有魔力,不管多么难以捉摸的阅读理解,经过他耐心温和的一番梳理,便能轻而易举地得出标准答案。

这次也是如此,听过他的讲解后你茅塞顿开,从他办公桌上拿起一根笔在题目旁边打了个勾,把折角抚平,又翻到新的一页。


喻文州没像往常那样专心看题,而是笑眯眯望着你。

“这位同学,在我帮你解答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支付一下这道题的学费呢?”




【张佳乐】——英语老师


张佳乐拎着两大袋零食走进班,把零食放在讲桌上,嘱咐前排同学:“帮忙发一下。”

班里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张佳乐挺开心地看了一会儿大家分零食,转过身在黑板上不知写了些什么,小辫子随着粉笔的移动在空中抖啊抖。

上课铃响后,班内安静下来。

他放下粉笔,回过头来宣布:“这次考试,咱们班英语平均分超过隔壁一班了,而且全级第一,给大家买点吃的庆祝一下,继续努力。”

黑板上写的,正是两班各自的平均分,还特意画了个圈,在旁边写了个大大的No.1。

“因为再买别的我也拎不动了,所以就给大家一人买了一盒百醇。”张佳乐挠了挠头,“是不是有点少?”

“老师出手阔绰啊,这么多盒不少钱呢。而且重要的是心意嘛~”大家一向愿意捧他的场,他此话刚出,下面就有人接道,随即便全都附和起来。

“这点钱,不算事不算事。”他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而后敛了笑意认真讲起课来。


下课后便到了放学时间,你则被他单独叫到办公室,理由冠冕堂皇,说是要和你谈一谈考试卷子。

“老师你看我听力是不是进步特别明显!”你还没等他评点,抢先自吹自擂了起来。

“嗯,进步很大。”他翻看着你的卷子,赞许点头,“看来练习没有白做,效果不错。”

“才,才不是你的练习的效果!”

你回想起他这一个月给你的定制听力练习,耳朵根都染上一层红色。


“你听力是短板,需要单独强化一下。”

上次月考后,他这样对你说。

于是你理所应当的认为他是要督促你每天做题,却未曾想过事态会朝着另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

“你亲自念?”你看着他举起一本英文书,清了清嗓子,有点纳闷。

不是有光盘?

“嗯,我觉得这样效果更好。”他笑了笑,眼神中闪着狡黠的光芒,“那么,听力考试正式开始。请考生将我念的句子逐一翻译成中文,然后声情并茂的朗诵你的考卷。”

还有这种题型?你再次困惑抬头,然后看到他手中的书名。

——《英文情话大全》。


他所谓的强化练习你现在想来依然是不堪回首,你恼羞成怒的瞪过去。

“好了好了,不谈练习,谈谈奖励?”他在你的目光拷问下举手投降。

你当然是愿意听到这样的话的,脑袋飞速运转,想趁这机会狮子大开口敲诈他一番。

他见你迟迟没想好,率先提议道:“要不,回家后我陪你玩游戏?”

“好啊好啊,玩什么游戏?”你到底未成年,玩心大,对于玩游戏这样的字眼相当敏感,顺势就答应下来。


他像是早有准备,拉开抽屉,拿出留给自己的一盒百醇。

“pocky game,有兴趣吗?”





评论(111)

热度(1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