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晨风

风里还是雨里,都想去看你。

希望大家不要转载

借梗需要先征得我的同意,并在写文时艾特我

吹爆全世界最可爱的@墨守遇白
封面来自无敌好看的@若初 微博@遵守交规的暮雨晨风
主产男你。 爱你们。

【逆水寒】礼尚往来

※关于游历送礼这个玩法的一点脑洞

※日常起名废,ooc预警

※写了目前的好感度top3

※爱上一个有钱又喜欢怼人的男主显然是我的宿命

※最近没更新的原因:沉迷追星&沉迷逆水寒

※开了七个号跑支线也是蛮拼的(。





【方应看】

你拿着半截蜡烛或是一根白菜献宝般递给他时,他向来不可一世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我说怎么偏要在茶楼约见呢。”只是一瞬过后,眼前这人又恢复了常态,纤长的手指随意地从那一竹筐零零碎碎的物品中挑出几样把玩,“这一篮东西和神通侯府的确十分不搭调。”

“……方应看!”你知道他见惯了天下的珍宝,对你带来的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物品当然瞧不上眼。

可是。

“这可是我特意游历各地给你带回来的!”

你尤其强调了一下特意二字。

“从来没有人送过这样寒酸的礼物给我,今天是头一遭。”方应看语气慵懒,你总觉得其中带着几分嘲讽,“倒也新鲜。”

“……不想要就还给我!”你说着就要去夺,他便眼疾手快的抢先把篮子往自己那边捞了一把,然后直接丢给站在一旁的彭尖。

“带回府里收好。”他如是吩咐。

你没想到他居然幼稚地和你抢夺,动作慢了一步。打嘴仗落下风被嘲讽,动起手来又不如他快眼看着礼物被抢走,你只能气鼓鼓地瞪他。

“怎么?收了你的礼物还不高兴?”方应看拿扇子撩去你额前的几缕碎发,扇子垂下来前在你面颊旁顿了一下,然后戳在你鼓着的腮帮上,“啧,真像只河豚。”

“……方应看!”气势还没立足,反倒被调戏了一番,你起身就想走。当然没走两步就被他的人拦住。

“你要去哪儿?”方应看不急不躁地抚着扇面,很随意地问道。

“去吃碗冰粉消消气!”

他不知是被你恼怒的语气还是消气的方式逗笑:“等我回完礼后,你再走也不迟。”

“你还要回礼?怎么回?请我喝茶?”

“你觉得,我方应看的回礼,会和你一样简陋吗?”方应看挑眉,“我自然要用神通侯府的东西来和你换。”

你和他认识这么久,哪能不知道神通侯府的东西样样是宝贝,此刻也是有些好奇了:“真的?”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方应看对你这句问句显得尤为不解,“我不仅打算给你神侯府的东西,还打算给你其中最为珍贵的无价之宝。”

“别别别,我就拿些蔬菜粮食可不敢换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不想要,只是猜测这样的无价之宝很有可能是某位名家的字画,当然很想一饱眼福,“你给我看看就可以!”

神通侯府中最珍贵的收藏,这样的形容足以让你心痒。

“没问题。走,带你去看看。”他说着起身,你也随着他动作。直到登上轿子,你依然兴奋不已,专注地猜想着即将看到的珍宝的模样,连方应看离你越来越近都没有发觉。

直到他忽然低下头吻住你的唇,你才立刻回神。

“唔——!”

他破开你的唇瓣,撬开你的齿关,在你口舌间攻城略地,一点点夺走你鼻腔间的空气。

你沉浸在他热烈专注的吻中,被放开时尚有几分恍惚。渐渐找回心神后,你才留意到窗外流动的风景竟有几分陌生。

“彭尖是不是走错了?这不是通向神通侯府的路啊。”

方应看勾了勾唇:“我说要回神通侯府了吗?”

“那……”

那你说的珍宝在哪里呢?

他立刻猜到了你要说的下文,于是霸道地在你方才说完第一个字时便以吻缄口。

“我方应看的吻,难道不是最好的珍宝?”



【叶问舟】

你费尽心思想摸清师兄的喜好,可不管你送些什么,他总能笑呵呵的接过,然后摸摸你的头表示感谢。

“这个你也喜欢吗?”你看着他捧着一根萝卜还一脸开心的模样,有点惊讶。

“当然了。”他像对待什么易碎的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把那根萝卜放在桌上,“只要是师妹送的,不管是什么我都很喜欢。”

“那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观察反应没得到太有效的信息,你打算换个思路,“下次游历时我帮你留意一下。”

“有啊,”他亲昵地刮了刮你的鼻梁,“我想要你健康平安地回来。”

“……”你一时语塞,“除了这个呢?”

他似乎托着脑袋认真思考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那就没有了。就这一个心愿,可以帮我实现吗?”

“……知道啦!”你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裹,翻出里面的常备药,还有那卷他送你的画,邀功似地在他眼前晃晃。

“你看你看,我会按时吃药,天黑之后不会独自出门,想看星星时就去看你的画。”

“那就好。”他笑得温柔极了。


直接询问宣告失败,你便只好跟着自己的直觉给他挑礼物。许是出去的时间有些长了,期间还收到他的信件,询问你是否安好,你回信后便载着满满一包裹的物品踏上返程。

回来时他照常在茶楼等你。

怕你在外面吃得不顺口,每次你刚回来他总要先请你吃茶。

你夹着只莲花酥还未吃完,便迫不及待地把包裹里的东西一样样拿给他看。他照旧每样都笑呵呵接下,终于在看到其中一样时露出不一样的神色,仿佛格外喜欢。

“师兄我看到你的表情了!这个你是不是很喜欢!”你很是惊喜,立马凑过去看看是哪样东西如此合他心意。


竟是本药方。

“我会认真研读。”叶问舟认真对上你写满了诧异的双眸,“你的蛊毒,一定会痊愈。”



【燕无归】

你总觉得,这闷葫芦的喜好奇怪又有趣。

送他太过简单普通的礼物,他说你无聊,可送他金银珠宝,他似乎也不怎么喜欢。

你很是挫败,最后干脆破罐破摔地随手丢给他一只在路边小摊位上买来玩的拨浪鼓。

他这次却是拿到手里认真把玩了半天,似乎有了些兴趣。

“闷葫芦,你喜欢这个?”你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喜欢小孩子的玩具。

“很有趣。”他左右转动着拨浪鼓,发出当啷当啷的响声。

“你看,邻桌的小孩子都在笑你。”

他顺着你的视线转过头,果然对上小朋友偷偷望过来的目光,只是他冷冰冰的面色似乎吓到了笑嘻嘻的小孩,那孩子连忙把头转回去,再也没望过来过。

“他为什么笑我?”燕无归有些不解。

“因为这是小孩子才会玩的东西呀。”你笑他难得一见的幼稚举动。

“这样吗?我没有玩过。”

你的笑容顿了顿,忽然有点难过。

对啊,他的童年充斥着杀戮的阴影,生存都是奢望,哪里有精力去嬉笑玩闹。

“我不该笑你才对。”

燕无归打断了你突如其来的愧疚:“是你不该对我这么好。”

“礼物我很喜欢,下次不用给我什么珍宝。”他转动了几下拨浪鼓,“类似于这样的,你觉得好玩的,你喜欢的,都可以。”


比起华贵的珍宝,我更想要附着你感情的物品,去看你眼中的世界,体味有温度的人间烟火。

你是我昏暗的生命中,亮起的一团火焰。

评论(93)

热度(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