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晨风

风里还是雨里,都想去看你。

希望大家不要转载

借梗需要先征得我的同意,并在写文时艾特我

吹爆全世界最可爱的@墨守遇白
封面来自无敌好看的@若初 微博@遵守交规的暮雨晨风
主产男你。 爱你们。

【周泽楷X你】徒然喜欢你(二发没完)

※我这是要写连载的节奏qwq

※结尾我都想好了,就是看不到完结的曙光qwq

※缓慢填坑进行时,正好在肝周泽楷合志的稿,顺便摸一下这个找找手感

接上文





你望着他们和谐的身影,心里忽然生出几分失落感,把你自己都吓了一跳。

忽然想起,周泽楷和那女生还处在暧昧期时,你曾撞见过他们一起在操场上散步,明明一双身影和谐又美好,可迟钝如你却并未多想,只当他们是好朋友罢了,甚至非常自如的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而在那之后,周泽楷也曾委婉地向你提出过,如果你没时间,他可以和那个女生一起把作业送到老师办公室去。

可这个提议立刻便被你否决了。

怎么能麻烦人家呢,这是我的职务啊。你如此单纯的想着。

于是你甚至有些急匆匆地回答道“没事儿没事儿,我有时间”,周泽楷见你这反应,以为你万分不愿意,温和包容如他从来都是为你考虑,也就没再提过类似这样的事。

可你现在想来,才明白原来那时两人就已互生好感。





那一点失落感倒是很快就消却了。

这大概只是看到优秀的异性,自然产生的好感吧。你想。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继续和周泽楷做着不温不火的好朋友,交过心后你们聊的话题更广泛了些。向来腼腆的周泽楷大概是终于找到了分享的对象,他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你曾好奇的问他给女孩子的备注,他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如实相告:

“my love。”

你被这亲密得不像周泽楷,但又直白得非常周泽楷的称呼吓了一跳,这边当然感慨起他们的甜蜜来,心里却是说不上来的五味杂陈,可面上还得维持着得体的微笑。

他们感情可真好啊。

你看着他讲起那女生的好便神采奕奕的样子,意外平静地这样想道。





高二上学期过半。

十一月底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劳动实践时间,虽然条件艰苦了点,可毕竟只有几天,况且说是劳动实践,实则项目都比较简单有趣,又能每天和关系要好的同学待在一起,大家倒是玩的都很开心。

第二天的下午是烹饪课,班级被分成若干个小组,你们组内恰巧有个心灵手巧的女生,娴熟的拎着铲子翻炒,其他人便也乐得清闲,只在一旁静静看着。

你没什么事做,一边和同学闲聊一边随意的四处张望,无意中便看到周泽楷那组的景象。

他们组有好几个女孩子,可掌勺的居然是周泽楷。恰好有光透过窗照在他身上,五官被光笼罩看不太真切,只见他手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你看的一时有点出神。

菜出锅后便有一群人围了过去,周泽楷被包围在中间挪动不得,显得有点窘迫,但还是温和的端着盘子任由大家品尝。

他的人缘向来不错,一盘满满当当的菜很快便见了底。

你鬼使神差的凑过去时,发现盘中只留了大家默契剩下的最后一块,一下子便明白过来其中缘由,一时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

周泽楷也看到了你,他似乎有些无措,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这时那女孩子终于姗姗来迟,理所应当的夹走了最后一筷子,笑着说道:“泽楷你好厉害!”

你觉得你现在该离开了。

于是你立刻转身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回到小组后,朋友意味深长看了你一眼,但什么都没有问。

你们这边菜也终于出锅,你尝了一口觉得味道很不错,脑内闪过的第一个想法竟是不知道周泽楷那盘菜味道如何,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这是怎么了?你问自己。

问题抛出去就像石沉大海,你不想去思考究竟是这问题太难回答,还是真实答案太刺耳于是潜意识里不愿去面对。



下午的编织中国结的课程对于动手能力为0的你不亚于是噩梦,你手忙脚乱也没能跟上老师示范的速度,好不容易东问西问勉强成了型,却又在火烫定型的环节犯了愁。

尽管老师一再强调要在过火后趁着线绳微熔立刻将两头捻在一起,也告知大家只会被烫一下并无大碍,你却依旧对火的温度有些惧怕。



小时候和伙伴一起烟花,打闹时朋友手一歪,呲拉的火星恰好扫到你手上,烧伤后的手指抹了药也疼了几天,直到还留着个不怎么显眼的伤疤,让你从此对火有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你尝试了几次,每次都因为动作不够及时而失败,眼见着身边的同学都开始收尾,你也有点焦躁,深知自己过不了心里这个坎,转头打算求助身边进度较快的同学。

你当然一上来便去问了你的男朋友,然后被他三言两语打发了回来。

“很简单的!”你听他一边忙活着自己手里的中国结,一边嘴上敷衍道,“一点都不烫,你就过完火看它熔化就立刻对折就可以!”

他甚至全程没抬头看你,显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无奈之下你又求助了其他同学,可也只是得到了几句言语上的指导与鼓励,没有一个人肯放下手中的工作动手来帮你。

毕竟已经快到了检查的时间,人人都想再抓紧美化一下自己的作品。

这时周泽楷恰好走过来,去拿你旁边桌子上的剪刀,你想着大概做不完了,这时直接放弃了手头的工作,偏过头去跟他聊天,随口对他念叨了几句你现在的窘况。

哪知他竟立刻放下剪刀和手中基本成型的中国结,自然的接过你手中这歪歪扭扭的一只放到火下,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他便动作迅速的帮你定了型。

可他依旧没有要还给你的意思,而是手指灵活的在红色的线绳间翻转,不一会儿,他手中的中国结便完全成型。

调整过得绳结美观整齐了不少,他举到面前认真端详了一下,才终于肯递回给你。

“做好了。”周泽楷冲你挺开心的一笑。

你被他明媚的笑意直击心脏,从他手中接过时不经意碰到了他温热的指腹,然后听到了自己胸腔中如雷的心跳。




多亏了他的帮助,你顺利的通过了老师的检查,甚至还取得了个不错的成绩。

课程结束后,你随手把玩了一下小巧的中国结,不知怎么居然一下就把线扯开了。

……

动手能力不强,破坏能力倒是一流。你深觉自己没救,正想着赶紧藏起来别让周泽楷看到,还没来得及动作就感受到他的气息。

生活中总是充满了这般不合时宜的巧合。



你偏头看到刚好路过的周泽楷。

因为身边老师多,他没敢高调的和女朋友一起走,而是跟着几个好朋友。他在你身边停下时,那几个朋友不知怎么,互相对视了几眼迅速达成共识,然后一边说着“你们先聊!”“周泽楷一会儿见啊!”之类的话一边火速消失了。

一时只剩下你俩对峙,对上他纯净的目光,你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条件反射的做了个幼稚但本能的反应——

把中国结藏在掌心,而后把手背在身后。




周泽楷被你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

“我看到了。”

你只好放弃无谓的抵抗:“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就弄坏了……”

周泽楷只是静静注视着你,眼里闪动着你捉摸不透的情绪。

你越说越觉得自己几下就把人家的好心好意的劳动成果毁了实在理亏,索性怏怏地把紧攥着线绳的手摊到他面前。

“反正你现在人赃俱获啦,听任处理qwq”



他似乎把你的表情和话语都往完全错误的方向解读了,不仅没有不开心的意思,甚至再次弯起了好看的眉眼,把自己手里那个完好的中国结递给你。

“没关系,这个送你。”



……?

你对这个完全不合想象的进展有点懵逼,只是呆呆看着他。

见你一直没有动作,周泽楷以为你是不好意思接,他想了想,又换了个措辞:“我们交换。”

说话间,他便轻轻拿走了你手心那团不成形的红绳,另一手把中国结放在你掌心。

中国结带着他的余温,红得灿烂。

你抬头与那只是微微笑着就好看得耀眼的男孩子对视,心跳倏地乱了几分。

扑通,扑通。

急促的心跳声仿佛响在耳边。你怕他察觉你此刻不自然的紧张,胡乱的挥手和他道别便赶紧拉着身边等候已久的朋友走远。



你不知道的是,周泽楷一直凝视着你。

待你身影消失后,他才垂眸看了看掌心散乱的线绳。

居然一下子就弄坏了……

周泽楷有点惊叹于你这和动手能力完全不成正比的破坏力,研究了半天也没想出你究竟是怎么一下就把结实的绳结扯散的,索性放弃思考,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然后把那团不成形的红绳小心翼翼的收在了外套的口袋里。

想了想又觉得口袋有点浅,怕走路时线绳滑落出去,于是甚至不放心地把拉链拉上了。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的做完后,摩挲着口袋里鼓鼓的硬物,心底升起的满足感把他吓了一跳。

周泽楷这才后知后觉的想:我这是做什么呢?



-tbc-


评论(53)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