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晨风

风里还是雨里,都想去看你。

希望大家不要转载

借梗需要先征得我的同意,并在写文时艾特我

吹爆全世界最可爱的@墨守遇白
封面来自无敌好看的@若初 微博@遵守交规的暮雨晨风
主产男你。 爱你们。

【喻戴】小朋友就是用来宠的

※当然,偶尔欺负一下也不错

※突然出现!!然后喂主页一口邪教cp2333(大概大型掉粉现场(沉思

※注意标题!喻戴!喻戴!是喻戴!有车!有车!有车!避雷!!

※不知怎么就开了一小段车??我大纲里没这打算orz

※部分梗源自微博

※被当做小朋友宠也太甜了吧

※听说产粮会变欧?忽然想产恋与粮!粮太少了吃不饱哭唧唧QAQ





自从喻文州和戴妍琦在一起后,两人就养成了夏休一起去旅游的小习惯。

说是旅游,其实就是挑个想去的城市住上十天半月,想出去逛景点就去逛逛,不想逛就找家网吧里打游戏,甚至窝在宾馆睡觉。

做什么并不重要,俩人待在一起就足够了、


这天又是早上九十点钟的样子,戴妍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听见卫生间里的洗漱声,便知道喻文州也才起来没多久。

她摸到床头柜上自己的手机,一边随意翻看着一边醒盹。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戴妍琦从被子里探出头,看到喻文州的手机屏幕亮了。

“文州!有消息!”她抓到眼前看了一眼,继续喊,“阿姨发来的!”

“你帮我回就好。”喻文州正刷着牙,含混不清的回答。

“好!”戴妍琦得了令,熟练的解锁,输入密码,点进QQ回消息。

喻文州的妈妈发来消息也没什么大事,她学着他的语气作了回复,然后便退出对话框。

正想再次锁屏,被设为置顶的自己头像旁的备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我不是小朋友!”

撩了把水准备洗脸的喻文州被出现得颇有气势的戴妍琦吓了一跳,手上一抖,水溅的身上地上全是。

他抬起头看向来势汹汹的小姑娘,表情有点无奈。

“怎么了?”

噔噔噔跑过来的小姑娘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我不是小朋友!”她再次强调。

喻文州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戴妍琦头像旁边“我的小朋友”五个大字,没忍住笑了一下。

“笑什么!”小姑娘气鼓鼓的,“我才不是小朋友!”

她为了表达心中的不满还加了些夸张的肢体动作,地上有水喻文州怕她滑倒,拿手臂在她身后虚挡着,觉得没什么问题后开始冷静的反驳。

“咱俩可差五岁。我叫你小朋友没什么问题吧?”

“那,那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她说着就极具行动力地埋头打字,再抬起头来时一脸得意,把手机往喻文州裤子口袋里一插就又噔噔噔的跑回床上躺着。

喻文州手还湿淋淋的,洗完脸后把手擦干,这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戴妍琦姐姐。”


......

这孩子还真好意思。

喻文州扶额。


“今天想做什么?”喻文州看着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的女孩子,把盖在她头上的被子往下拽了拽,“要玩手机出来玩,被子里面空气不好。”

“想吃自助餐!”戴妍琦顺势伸出胳膊,眨巴着眼睛把手机递给他,“这家看上去超级棒!我们去吃吧!好不好!”

喻文州接过她的手机扫了一眼,便点头答应,看了眼屏幕上方的时间:“我查好路线咱们就出发?”

“好!”她欢喜的应声,习惯性地甩手交给他便不再管,点了集剧看。


喻文州轻车熟路的查好路线,在备忘录里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字,然后有点无奈的起身去拨拉还蜷在被子里的人。

“都快十一点了,该起来了,嗯?”

戴妍琦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背对他。

这是明目张胆的耍赖了,喻文州被这孩子气的反应弄得有点想笑。

“不起来,怎么去吃自助餐?”喻文州继续尝试着讲道理。

“……”被子里的一团生物继续选择性无视。

喻文州早想好了应对的套路,抬腕看了眼表,然后便不急不缓的放了大招。

“我刚刚看介绍,那家店的自制冰激凌据说很好吃,每天都很早就被抢光了。”他说着看了眼表,而后又带着笑意看了眼“腾”地一下坐起来了的戴妍琦,“如果我们现在出门,或许还来得及,再晚些可能就……”

他话还没说完,便见小姑娘已经开始急急忙忙收拾了起来。

今天的大招也很管用呢。

喻文州手动优化了一下脑内戴妍琦相关的那本笔记。



在人形GPS喻文州的带领下,自助餐厅挺顺利的就找到了。

两人准备坐扶梯上楼,戴妍琦习惯性的蹦蹦跳跳,快到扶梯时喻文州忽然强硬的把戴妍琦往自己怀里一圈。

语气也鲜少地带了几分严肃:“过来!”

戴妍琦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

喻文州却没绷住笑了出来,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枚轻吻,看着一头雾水的小姑娘笑意更深,指着面前一块小指示牌。

“你看,指示牌让我看好你。”


戴妍琦看着“看好小朋友”五个大字再次炸毛。

“都说了不是小朋友!”

说着就企图从喻文州怀里挣出来。

可喻文州哪会让她如愿,圈住她的手臂紧了紧,低下头在她耳边咬字。

“请这位小朋友乖一点。”

体型悬殊让戴妍琦挣扎无果,只好愤愤地摊在他怀里。

再看那人眼睛都弯弯的,显然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逗她有这么有趣吗!戴妍琦望天。


自助餐厅菜样繁多,两人挑得眼花缭乱,最后在桌上摆了好几个装的满满当当的盘子。

坐下来后戴妍琦依旧不安分,一双眼睛提溜提溜的转:“文州你说的冰激凌在哪里……啊我看到了在哪里!!”

喻文州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又有些忍俊不禁。

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呢,哪有这么大人还对冰激凌有这样强的执念的。

戴妍琦正跃跃欲试的打算拿圆勺去舀,喻文州却先她一步有了动作。

“想吃哪个口味的,我帮你拿。”

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她偏头看看旁边的指示牌。

“小朋友要注意安全哦,让监护人帮你们拿取食物吧!”


??????

这个梗还过不去了怎么的!


戴妍琦悲愤下不忘正事,连忙指使她家监护人:“每个口味都要!”

“小朋友不能吃这么多冰激凌。”监护人理智应对。

说着喻文州已经舀出了三个冰激凌球。

草莓,巧克力,香草。

少而精,她最喜欢的三个口味全在了,量也是不多不少刚刚好。

一百婚一百婚!戴妍琦忍不住在心中给这位男嘉宾爆了一遍灯。



戴妍琦把吃不下的冰激凌球残骸,理所当然的推给了喻文州解决,自己闲着没事坐,说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奶茶店,打算趁这时间去买杯奶茶。

喻文州本是不放心她自己去,理由充分又合理。毕竟她认路能力差的离谱,之前每次自己去陌生的地方,最后总是要打电话让他去接。然而戴妍琦却依旧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早就忘了过往的辉煌事迹。

见她一再强调离这里不过两三百米,又一再保证自己一定没问题,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同意让她去了。

然而事实证明,以戴妍琦的认路能力,只身一人前往陌生的地方,只会有一个结果——迷路。

戴妍琦无比纠结的拨通喻文州的电话,听那边人一开口,就知道他大概面色不善,似乎这时才想起之前类似的经历来,有点怯怯的描述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她没跑出多远,只是走错了方向,喻文州没过多久便出现在她面前。

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尽管温和如常,戴妍琦却还是心里直打鼓,见喻文州停在她面前几米,说什么也没敢走过去。


“这回知道自己出来会迷路了?”喻文州语气平静,可话语里却少见的带了压迫感。

“知道了……”戴妍琦低头作忏悔状。

若是往常,他大概就此缓和,可这次语气却重了几分:“这样的事,之前也发生过不少次,是不是非要我采取些措施,你才能记得住?”

“不是不是!我以后不会了……”在一起这么久,戴妍琦就几乎没见过喻文州对谁生气,更何况是对她。陌生感让她拿不准该如何应对,心里实实在在地忐忑了起来。

“过来。”


压迫感只增不减,戴妍琦身体先于意识的挪过去,满脑子都是“喻文州难道要动手?!”的弹幕飞快掠过。

她刚下定“是我不对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决心,喻文州却忽然直接将她拉进怀里环抱住。

“想什么呢?”感受到怀里女孩子有些僵硬的身体,再对上她懵逼的眼神,喻文州有几分好笑,登时火消了不少,“下不为例,我会担心。”

喻文州态度转变的太快,队长气场一放即收,转而又回到他平时对待戴妍琦的那副样子。戴妍琦倒是有点没跟着切换过来,正打算继续讨饶,才忽然体味明白喻文州的语气早就放软了。

所以叫她过去,只是想抱抱她?

她在他怀里蹭了蹭,深吸了一口独属于喻文州的清冽气息。

他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安全感。

“喻文苏真是名不虚传。”小姑娘把脑袋埋在人怀里,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感慨。

“哦?又看什么本子了?”

“不是,是百度百科!”

“又搜索我名字了?”

喻文州知道她这个小习惯。

异地的时候,小姑娘想他了,就会搜索他的名字,把相关的消息点出来一条条看,能这样子看上很久,仿佛看到一次他的名字,对他的思念就会缓解一点。

这样小女生的做法,喻文州不管何时想起,都会觉得甜到心底。

“唔……”被戳穿的小姑娘有点害羞,立刻转移话题,“对、对啊!为了看看有没有关于你的绯闻啊,八卦消息什么的。”

“有吗?”

“还真没看到诶。”

“嗯?你的语气听上去很失望,是我的错觉吗?”

“不、不是啊,没看到想看的,当然失望!”

“那既然如此,我可要努力不辜负你的期待了。”

“喻文州你居然是这种人!”戴妍琦瞪大了眼睛对他表示谴责,深吸了口气刚欲再说,却被他直接以吻封口。

“唔唔唔……”

喻文州把她口中氧气悉数抢走,才满意的放开她,在她耳边低声问:“你觉得,这样达到绯闻成立的标准了吗?”



周围恰巧是本市的繁华地带,俩人下午随意转了转,吃过晚饭后,回去时坐了地铁。

精力旺盛地逛了一下午的小姑娘大概是累了,在地铁上不自禁打起盹来,喻文州偏头看着她眨眼睛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眼睛一阖,呼吸变得均匀而悠长,便是已经睡着了。

他想了想,伸出一只手臂搂在她的腰间,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手也不安分,像是把他当个巨型抱枕,整个人栖过来扒住他,头也不自觉的靠到他的肩膀上,然后终于是不再动作,许是安置的舒服了。

女孩子的身体香香软软,整个压在他身上也没让他觉得难受,看着她安然的睡颜只觉无比满足。



戴妍琦是被喻文州叫醒的。

刚醒来的姑娘眼神迷蒙,又有些起床气,丝毫不吝惜自己谴责的目光,气鼓鼓的紧盯着喻文州。

“……快到站了,清醒一下。”喻文州一脸无辜。

戴妍琦去扒他的表看,又去睁着大眼睛看地铁门上方的站点信息,原来只有两站就要到宾馆了。

“好快啊。”

“你睡着了,当然觉得快。”喻文州笑了笑,“半个多小时,挺久了。”

“嘻嘻。”彻底醒过来的戴妍琦又变得笑嘻嘻,揉了揉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睡得有点僵硬的脖子。

“今天玩得开心吗?”

“开心!”

“有想好明天要去做什么吗?”

“目前最想睡觉,其次是打游戏。”戴妍琦诚实作答。

“巧了,咱俩想的一样。”喻文州欣然附和,“明天再决定要去哪里吧。”

“好!”两人一如既往地迅速达成共识,颇为默契的相视一笑。



回宾馆后,两人瘫在床上歇了片刻,又起来玩了几把游戏。玩到后面小姑娘开始闹饿了,喻文州给她找了包零食,顺手撕开递给她,两人一边分享零食一边随意的看了一会儿电视。

零食吃完,喻文州便先去洗漱了,戴妍琦躺着玩了会儿手机,忽然想起什么,估算了一下他日常洗漱的时间,偷偷抓过他的手机。

“在做什么?”喻文州却是不合时宜的走出来,正抓到戴妍琦一边往卫生间方向偷瞄一边拿着他手机打字的现行。

被当场拆穿的戴妍琦显然很窘迫,然而面上还是硬撑着:“我就、就随便玩玩!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洗面奶用完了,我出来拿新的。”喻文州走到行李箱边,似笑非笑的又瞄她一眼,却惊奇的发现小姑娘居然面色通红。



这是做什么呢?喻文州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然而还是忍耐着,洗漱完毕回来后才满腹疑问的拿起手机。

此时小姑娘像是已经睡了,还特意背过身躺着。

喻文州扫了一眼手机,发现备注改回去了。

再联想到刚刚女孩子鬼鬼祟祟的举动,他立刻明白为什么被他抓包的戴妍琦会露出那样窘迫的神情了。



背着身的戴妍琦当然没睡。

听到他在她旁边躺下的那一刻,她立刻再次红透了脸。

改回这样的备注,好羞耻。

可是……

地铁上她没睡沉,几乎一直在做梦。

说是梦,倒不如是情景再现更恰当。

她梦到了两人的初见。雷霆对蓝雨的客场赛,在喻文州的城市她出去闲逛迷了路,队长来找她她一点都不意外,可想不到的是喻文州居然也会跟着到处跑。后来又听队长说起因为她描述不清楚位置,两人找了几个地方没找到时喻队焦虑担心的样子,这位队长有名的体贴周到,道听途说得再多都不如这样的一次体验来的真切,让她从此沦陷在名为喻文州的温柔漩涡中。

她也梦到了和他在一起后每天的日常,过马路时永远被紧紧牵着,人多时永远被搂在怀里护着,玩心起来时身边永远有他陪着。这样的宠溺,不是把她当小朋友去宠,又是什么呢?

她还梦到了喻文州向她求婚的那天。她打开汽车后备箱看到满箱鲜花已然激动地热泪盈眶,但也不忘要求他承诺会永远爱她,照顾她,更要让着她。于是喻文州也一字一句照念一遍,语气真诚笃定,听得她眼泪汪汪。

想到动情,她一冲动便拿起喻文州的手机把备注改了回来,哪想这番举动却被撞上,简直是当众处刑,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戴妍琦捂脸。



“对了,我想好明天做什么了。”喻文州忽然开口,打断了戴妍琦的思绪。

“做什么?”戴妍琦一时忘记了还在装睡,条件反射的接腔。

喻文州几乎被她拙劣的演技逗笑:“没睡?”

“咳咳。”戴妍琦不自然的请了清嗓子,迅速转话题,“你还没说明天到底做什么。”

“嗯。”喻文州忽然凑近了些,炽热的鼻息喷薄在戴妍琦的后颈上,“转过来吧,我想看着你说。”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你,唔——欺负——小朋友!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看我表现,适当减刑?”

“终身监禁,不能再轻!”

“没有异议。”


喻文州在她后颈上轻落一吻。

“我乐意至极。”



-fin-


评论(124)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