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雨晨风

风里还是雨里,都想去看你。

希望大家不要转载

借梗需要先征得我的同意,并在写文时艾特我

吹爆全世界最可爱的@墨守遇白
封面来自无敌好看的@若初 微博@遵守交规的暮雨晨风
主产男你。 爱你们。

【叶/喻/周/翔/昊】百年好合

*婚后生活系列

*来极力苏男神

*今天爆肝为少天贺生

*写到窒息

*虽然这篇更新里还没有少天

*不过下一篇会有的!

*本来想一发完,然而看了看字数我选择两发(现在还有好几个人没写完orz

*写叶修时五百,结果到了喻文州就变成了八百,再到翔翔破了千

*看我给大家实力表演一个越写越长

*叶修和文州那两个梗是我这个系列的来源

*结果写完觉得翔翔和昊昊才是全场最佳?

*翔翔的情话有参考






【叶修】

写有手术中字样的灯终于熄灭了。

房门打开一瞬间,他便急匆匆冲进来,只是扫了放在旁边床上的孩子一眼,便直直向你走来。

只见你满脸冷汗,几缕长发被汗水浸湿,黏黏腻腻的粘在苍白的脸上。

他的心立刻揪紧,手指有些颤抖的帮你把头发捋到耳后,用因为紧张而有些凉的手背,轻轻抹去你面上混合着汗与泪的黏腻。

一手撑在病床上,他俯下身贴近你细细观察你的状态,一向伶俐的唇齿竟是几次开合都没能发出声。

你因为体力大量透支,意识有点朦胧,有些小孩子气的愈发依赖起他来。纤指拽住他的衣摆便不肯松开,贪恋他身上不同于医院的熟悉气息而猛吸了几大口气,却没有嗅到熟悉的烟草味。

恍惚了一会儿,你猛然想起来,这个人从你发现怀孕那天起,就再没碰过烟了。

心头忽然泛起一阵酸涩,你气息有些微弱的开口。

“怎么……不去看看孩子?”

他专注的凝视着你等着你即将出口的话,所以尽管你声音有些含混不清,他依然第一时间做出了回答。


“不急。”他微微勾起嘴角,拨开你的碎发在你额头上落下一枚轻吻。

你因为突如其来的吻而双目圆睁,一时眼中全是他有些疲惫的眉目。

他也同样看着你,那落满碎光的眼中,尽是望着珍宝般的小心翼翼。



【喻文州】

挂钟指向了十点半。

喻文州熟练的把孩子哄睡着后,走过来在床上侧卧下,一手撑着脑袋,另一手轻轻抽走你的手机:“该睡了,宝宝。”

你早已习惯了规律的作息,没表示什么异议,只是往他怀里凑了凑,在他胸口软软糯糯的哼唧了几声。

他笑着拍了拍你的脑袋,拿起床边的kindle,空闲的手搭在你背后。

“昨天我们讲到哪里还记得吗?”他熟稔的点开最近打开的文档。

有了孩子后,他宠你宠得好像变本加厉了。

这不,连只有你不识字时才有过的睡前故事待遇,现如今都被他实践的不亦乐乎。

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培养今后的育儿能力。

然而你觉得这不过是他为自己突飞猛进的苏力找的噱头罢了。

虽然一开始你是有些不好意思享受这种小孩子的待遇的,可他的声音太过温润好听,在寂静无声的夜色里像潺潺流水,让你的心安静柔软的一塌糊涂。

你实在无法拒绝。

他如往常一样不急不缓的读完一章,再抬头见你已是睡眼朦胧,忍俊不禁的吻上你半阖起来的眼睛。

“晚安。”

你很快睡着了。

被哄得满足的你即使是在睡梦中,嘴角也微微上扬着。

喻文州依然是定着那姿势没动,直到见你睡熟,才小心的起身,虚掩上房门后,走进书房打开电脑拿出本子开始工作。

孩子睡在书房对面的房间,因为太小,晚上时常会醒来,见不到人就开始哭,他怕吵到你睡觉,便没让你们睡在一起。

喻文州已经很熟悉小孩子的睡眠规律,眼见着十二点多了,便更加留心起书房的动静来,果不其然,没多久便听到了哭声。

他放下手边的笔本,过去耐心的哄了很久,直到孩子再次沉沉睡去。

喻文州长长舒出一口气,知道这就差不多了,准备收拾收拾也去睡觉。

洗漱时没忍住打了几个呵欠,看了眼镜子里自己难掩疲惫的面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再次躺到你身边时,他抬腕看了眼手表,果然又到了一点多。

你又何尝不知道深夜照顾孩子的疲惫,也跟他提议过两人轮流来,可以都不那么累。

“我来就好。你已经很辛苦了。”他却立刻笑着拒绝。

“可是……”你想说可是这样子他就太辛苦了。

两个人的孩子总觉得应该共同承担才对。

他却像是猜到你即将出口的话,微笑着打断你。

“我从没觉得自己做的太多,反而只怕自己做的不够。”


你身边有太多小夫妻因为照顾孩子的付出不平衡而大吵小吵不断。

可这样的事,喻文州根本没有给它机会发生。



【周泽楷】 

孩子暂住在老人家。

他便提议两人一起出去旅游。

看着一尊雕塑,周泽楷似乎陷入了沉思。

那雕塑也没什么特别的,是一个男人揽着女人亲吻的场景,女人一袭长裙,画面十分唯美温馨。

你顺着他的目光也呆呆的望了雕像一会儿,也没发现亮点在哪里,刚费解的想转过头去问他,却惊讶的看到他拦下了一个路人,交谈了几句还把手机递给了他。

这摆明是要找人帮你们拍照。

你更不懂了:“泽楷?”

这有什么可拍的吗?不过是个没什么名气也没什么故事的普通雕像而已,还因为年代久远被风雨侵蚀的并不怎么好看。

更让你想不通的是,周泽楷这样羞涩又不善言谈的人,居然会做出让路人给你们拍照的事情。

你正想继续问,他便突然一手环住你,另一手搭在你颈后,你没有任何准备,随着他的动作不自觉的微微后仰。

他深深凝视着你,然后吻下来。

他好看的眉眼比你初识他时添了几道皱纹。

却依然勾人心弦,你几乎立刻便沦陷在他认真的目光中。

忘记了害羞。

甚至忘了对面还有个拿着手机对准你们的路人。

接连的“咔嚓”声。

路人尽职尽责的换着角度拍了好几张,然后笑着示意你们好了。

周泽楷这才将你放开。

再次对路人道谢后,你们一起翻看了一下相片。

天气有些阴沉,照出来的人像颜色也偏暗。

你们和背后雕像的动作近乎完全一致。

周泽楷看着照片反倒有些害羞起来。

你笑着逗他:“连这种事都能做出来了,不像你啊。”

周泽楷抬眼看你,笑了笑。

你忽然猜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果然,下一秒嘴唇上便被温热柔软的唇覆上。


周泽楷松开你,脸上的神色有些小调皮。

像是大招终于读条完毕。

“为了亲你。”


灵感来源如下,这图片实在太美了:





【孙翔】

你高烧不退好几天了。

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小感冒,抱着能自愈的想法别说去医院,药都没吃多少,结果愣是烧到了39度。

孙翔忍无可忍的把你拽到医院检查。

肺炎。

可医生却为难的表示办不了住院,床位已经满了,只好预定下后天的。

你们回到家,你吃了大夫新开的几副药,又睡了个午觉,觉得好了一些。

然而吃完晚饭后,他吵着让你再量一次体温,结果又烧到了39度以上。

你也有点慌,从没烧到过这么高也从来没这么久不退烧。

高烧弄得你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打不起精神来。

最后孙翔咬咬牙,拖着你出了家门,坚持让你立刻开始输液。

可床位确实不够,你们便只好坐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上打点滴。

耳边吵吵闹闹的,面前人来人往,鼻腔里全是冷冰冰的消毒水味。本来就不怎么舒服的你更难受了,也没什么事做,皱着眉紧闭着眼睛一脸痛苦。

孙翔印象里你一直是元气满满的,哪里见过你这副无力的样子。

一时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很难受吗?”最后他只是生涩的问了一句他明知道答案的话。

你嗯了一声,攥着扶手的手心里直冒冷汗。

“要不要玩一会儿游戏?”他慌忙拿出手机,点开你平日里最喜欢玩的消消乐。

听着熟悉的音乐,你睁开眼睛,有点困惑的偏头看他。

“怎么玩?”

你左手固定着打点滴,总不能单手举着手机玩。

他被你问得一愣,想了想索性把手机举到你看着舒服的位置。

“我帮你拿着,你玩吧。”


你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孙翔这只手举累了就换只胳膊举,歪着头恨不得靠在你肩上,也跟你一块看着小小的屏幕。

眼前的游戏陷入僵局。

你皱着眉思索,一时无从下手。

“诶,那里那里!”孙翔激动。

你仍然一头雾水:“哪儿?”

“就那儿啊!”他也是个性子急的,最后索性直接手指一划消去你一直没找到的那一对儿。

打破了僵局后面便迎刃而解。

孙翔在你耳边得意:“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你瞪他一眼,继续专注于手上的游戏,表示不予置评。

可游戏像是跟你过不去,再一次陷入瓶颈。

你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他更得意了几分:“你弱爆了哈哈哈!夸我厉害我就帮你怎么样!”

这要是搁在平时,你大概会起劲的和他斗嘴了。

可这时你却没来由的认真起来,撇过头去不想看他。

“你自己玩去吧,我还不玩了呢。”


“不是你好端端的生什么……”

他因为你莫名其妙的脾气也有点恼火,可看了眼你还扎着针头的手背,生生把出口一半的话给截断了。

“又没说不帮你。”他嘀咕着把划拉了几下手机,然后再次把手机递到你面前,“我弄好了,你接着玩吧。”

你低头瞟了眼手机,闷闷的再次别过头。

“胳膊凉,不舒服。”一瓶点滴剩的不多了,你整条胳膊都被注射液弄得冰凉冰凉。

他立刻起身坐到你左边的椅子上,你以为他会拿手帮你捂一捂,哪知他居然低下头去,用温热的嘴唇碰了碰你冰冷的肌肤。

脑内轰的一声巨响。

别说是左臂了,你整个人都热腾腾的,脸也涨得通红。

“你做什么啊!”

“还凉吗?”他像是邀功一样。

“……我要玩游戏!”你答非所问。

“行。”


你要什么,我有的我能拿到的全给你。

不仅如此,我踮脚能够到的,伸手能摸到的,跳起来能碰到的。

也愿意全部给你。



【唐昊】

你喝醉了。

最近公司事务繁忙,应酬多了起来。

这个月内你已经醉了好几次。

唐昊从门外同事手里接过你时还笑意盈盈,有棱有角的他对着带你回来的同事收敛了不少脾气。

“多谢你们照顾。”同事临走时他还不忘再次道了句感谢。

这样的唐昊对你来说很陌生,醉醺醺的你眯起眼睛打量他。

门一关上,他便立刻回到了你最熟悉的样子。

“怎么又喝这么多。”他满脸不高兴。

上次你喝多了难受得吐了好久,吐完后也基本醒了酒,他在你旁边陪着你,一边划拉着你的后背,一边没好气的数落你。

你知道他心疼,也承诺了下次会少喝一些。

不过他当然也明白你在酒桌上不想喝也得喝的无奈。

所以他看似不满却并不是在埋怨你什么,只是他表达心疼的一种方式。

这些你都能懂。

但前提是你得是清醒的。

酒精作用下,你看了一眼他紧皱的眉和一脸不爽,竟委屈了起来。

他走到厨房给你倒热水。

你也跟着晃晃悠悠的凑上去,从背后环住他。

唐昊手一抖,水差点洒出来。

他没好气的正想要说你几句,却忽然听到你在他背后的呢喃。

“你还爱不爱我?”

唐昊懵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没听到回答,你更委屈了,“你说话啊!”

“……爱啊,怎么了?”

“你就是不爱我了,还要犹豫。”你更加笃定了,再出口声音都有点哭腔了。

唐昊慌了。

“不是!我不是犹豫,我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那你还爱我吗?”

“爱爱爱爱!”他这回不敢犹豫了,赶紧应声。

“嗯!”你满足的趴在他身上。

他给你倒好水,把你从他身上扒拉下来,扶稳你盯着你把水喝了。

期间又被喝醉后便不记事的你问了好几遍一样的问题。

他不敢怠慢的一遍遍重复着“爱爱爱”,点头如捣蒜。

总算把你哄到了床上。

他松了一口气,帮你盖好被子,刚想走,就听你闭着眼睛又含混着问了一遍。

“你爱我吗?”

“爱!说八百遍了!别问了!”唐昊有点不耐烦了。

你忽然揪主住他的领子凑近他,在他脸上胡乱的亲了一下。

“我听不腻。”

你撩人于无形之间,做完这番动作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却依然回味着你嘴唇柔软的触感,混合着酒精的气息直教人把持不住,再搭配上动听的情话,只觉得心跳都漏了一拍。


“好,你想听我就说给你听。”唐昊也没了脾气,俯下身在你红扑扑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我爱你。”


灵感来源如下:





-tbc-

评论(137)

热度(1305)